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O校生活 >【改造地狱1】英商林克颖在台撞死人免引渡国际认证台湾监所不人 >
【改造地狱1】英商林克颖在台撞死人免引渡国际认证台湾监所不人
O校生活

【改造地狱1】英商林克颖在台撞死人免引渡国际认证台湾监所不人

粉丝数:754+
浏览量:7116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
时间:2020-06-13 03:46:43
【改造地狱1】英商林克颖在台撞死人免引渡国际认证台湾监所不人

内外压力交错,迫使《监狱行刑法》终在今年迎来了立法逾70载后最大幅度的一次修法。

台湾受刑人长期处于「特别权力关係」——国家基于特别之法律原因,在一定的範围内对特定人拥有概括的指挥、命令之权力。加上监所内部不透明,让受刑人戏称一监之主的典狱长便是土皇帝,关起门做什幺都无人知晓。

「像早期关重刑犯的监狱,囚车到监所时,管理员会举着齐眉棍站两排,犯人走过去,齐眉棍就乱棒打下,给他们一个下马威。」担任监所管理员超过30年的阿威(化名)说,后来即便不随意殴打受刑人,但新进囚犯入监前,管理员也会举着电击棒,「你看那个电流霹雳啪啦的闪,吓都吓死。」这些近乎虐囚的行径,不过是监所诸多潜规则的一部分。

 

什幺都能管 受刑人信件也监看

只是「特别权力关係」的概念在国际间已被修正。1955年,第一届联合国预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会上便通过《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準规则》,就监狱设施管理和罪犯待遇的最低限度标準达成共识;2015年联合国大会对此规则进行大幅度修改,保障受刑人医疗保健、申诉等普通权利,并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。

回到台湾,虽如今监所已减少随意施暴的行径,但受刑人不少权利仍遭剥夺,跟不上国际标準。其中像是通信自由就处处受限。在监所工作的社工师小梓(化名)曾亲见管理人员检查受刑人信件,要求删除部分内容,「信里不能写监所坏话,否则无法投递。」

而知名冤案——陆正案当事人邱和顺曾在信件中写出看守所内所见所闻,包括主管贩卖毒品、受刑人集体吸毒等情事,但却被看守所以有「妨害监狱纪律」之虞为由拒绝寄出。随着邱和顺一路诉讼、打到释宪,才终于在2017年有了2道大法官释宪:释字756号解释还给受刑人通讯自由;755号解释,则是保障受刑人的诉讼权。

解释文一出让法务部不得不面对修法议题。但法务部原本修的保守,在政务委员罗秉成协调下召开24次会议,终于推出修法草案,并在这个会期列为优先法案,企图让这部1946年上路至今的《监狱行刑法》具备一丝丝跟上近代社会的模样。

谈起修法历程,罗秉成苦笑,修法之难,在于过往观念认为犯错便该受罚,「难到让你进来监狱好过吗?」但这一观念在国际间早已转变,「『自由刑』剥夺的是人身自由,除此之外,人的基本权利都该继续被保障。」罗秉成说,现阶段普罗大众尚未接受这一观念,因此透过修法做为前导,让一般人慢慢理解受刑人也该享有基本保障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