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O校生活 >【改造地狱3】教诲志工:「被关只因卡到阴」矫正机关乱象多 >
【改造地狱3】教诲志工:「被关只因卡到阴」矫正机关乱象多
O校生活

【改造地狱3】教诲志工:「被关只因卡到阴」矫正机关乱象多

粉丝数:579+
浏览量:6251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
时间:2020-06-13 03:46:44
【改造地狱3】教诲志工:「被关只因卡到阴」矫正机关乱象多

目前因为监所内教诲师人力不足,一名教诲师大约得服务300位受刑人,光是处理假释流程便已分身乏术,更不用说进行教诲。因此监所内的教诲工作,多委外给「社会公正人士」担任的教诲志工。

 

教诲志工参差不齐 竟说受刑人「卡到」

「但很多教诲志工真的不知道在讲什幺,我曾听过一个老师跟受刑人说,『你会出事就是因为卡到』,还叫受刑人出去后去找他解厄。」在监所担任管理员的小新(化名)闻言当下心里震惊,但因为管理员不能干涉课程,他只能静静站在一旁。

曾在台中女监客社写作班的陈惠敏说:「我们观察到很多女性受刑人情感依附很重,女性受刑人8成以上是因毒品入监,而多数女性用药都和亲密伴侣有关。」若透过课程改变她们情感依附状况,出狱后才不会重陷亲密关係,在既有的人际网络中再度触法,这样的教化也才堪称有效。

虽然修法草案中新增「新收受刑人3个月内要订定『个别处遇计画』」来补强教化功能,藉着理解受刑人犯案动机,身体心理状况、原生家庭状况和人际关係,再量身打造适当的对待方式,包括分配到合适的作业工厂进行劳动,依据犯罪类型设置课程,降低再犯风险。「计画也会週期检讨修正,出狱前也会协助转介资源给受刑人。」矫正署副署长周辉煌说道。

不过专长狱政研究的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认为,这一设计成功机率不高。李茂生解释,早在2003年,彼时法务部矫正司长黄徵男推动设置「第二监狱」制度,以二监作为新收受刑人监狱,让新收的受刑人先在二监进行3个月的详细调查,并製作处遇计画为受刑人提供最适当的教化内容。

但二监的规划最终只在云林二监短暂执行过,「且做好的处遇计画在监狱里根本无法执行,计画里说要安排劳作使受刑人培养自尊心,但监所里只有折纸袋的工作,这要怎幺培养?加上刑事政策趋于重刑化,受刑人人数攀升,没地方收容,怎幺可能空着个场地专收新入监受刑人?最后便取消了二监的制度。」如今修法,当年的概念也重新植入,「但仍面临一样的问题:监狱无法执行。」李茂生叹道。

 

监狱超收难题 让人权难施展

而监所最大的超收困境,亦无法透过修法解决。根据矫正署统计,截至今年6月底,超过6万人在监所里监禁,超收比例9%;8人房挤到13人,6成的受刑人无床可睡。近年重刑化的政策让越来越多人得进监牢,「现在监所大约有一万多个酒驾的。」李茂生说道。

周辉煌也透露,过去机关内会议时,还有人建议吸食三、四级毒品者也该坐监,让他吓了一大跳。目前光是施用一、二级而坐牢的受刑人就超过二万人,佔监所受刑人一半,若再把三、四级毒品施用者纳入,爆满程度恐再加剧。

加上过去紧缩的假释门槛,例如「三振法案」明定累犯若假释期间再犯,不得声请假释,「很多年轻时误入歧途犯了伤害罪的人,几年后假设犯了个伪造文书入监服刑,就不能假释,拉长了一个人监禁的时程。」陈惠敏说道。这些刑事政策都导致监所越来越挤、受刑人越关越长。

再多的人权保障入法,遇上超收的拥挤环境和有限的管理人力,恐怕都难以施展,如何为监狱减压成了大难题。罗秉成举例,像是在美国,透过「毒品法庭」制度,前端先详细调查毒品犯的吸食历程、家庭支持状况等,筛选出可进入毒品法庭的人。进入毒品法庭的人,不需进入监所,若配合处遇计画且状况良好,完成方案后就可获得免刑、减刑、缓刑或撤销起诉等酬赏。而美国实证研究也发现,完成方案者、撤销起诉者,毒品相关犯罪再犯率的确有降低趋势,也减少进入监所的人数。

走得更超前的,则是欧洲的开放监狱。受刑人能外出工作,有限度的使用网路,避免与世界脱节,并在监所里为回归社会做準备。罗秉成坦言,参访开放监狱时,也听闻他们的再犯率高达5成上下,不比台湾低,但背后的价值在于把资源摆在「让人回去(社会)」,「而相较欧洲,台湾的观念还是停在把成本放在『把人监禁』上。」罗秉成说道。

「很多人没有想过,这些受刑人总有一天要回到社会,你把一个人关很久,等于毁了他。」当人越难回归社会,对社会的风险越大,李茂生厉声质疑,一个社会有许多人睡公园,每天早晨都有人冻死路边,「这样的社会你说能安全吗?」

修法只是第一步,可根深柢固的「排除」观念仍有待时间转变,「一间教室30个学生,有一个发展迟缓、一个过动,你说剩下28个学生的家长会怎幺做?」李茂生冷笑,「剩下28个学生的家长会要求把这2个学生放在特别坐。」当「排除」的形式无处不在,监所的本质短期内仍难以翻转。

相关推荐